唐早

就想安静的画画

坐车回家的路上,看着窗外夜色苍茫,人来人往。心中仍然对家人有深刻的恨意。父亲此刻怎样?他们怎样?我积怨的想如果他们不快乐那才好呢!他会因此痛苦吗?那是他造成的他不该承受吗?他能承受吗?他会不会承受不了?这般想着,觉得恩怨情仇真是肮脏,委屈求全心不甘,对错也无法争来愉悦。那口气争下去不是幸福,而偏偏又有人来搅扰挑衅。那怎样才算好?心死心空,远离肮脏吧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