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早

就想安静的画画

由于原生家庭的关系,我和这个世界以及很多感触就像隔开了一个断层。当别人已经在往前走的时候,我还在努力的爬这个断层,至今都不能算已经跨越。然而这个世界,并不会因为你带着伤,你有软弱,就会让着你。甚至不会因为你卖力,就让着你。这就是一个我很难跨越的伤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