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早

就想安静的画画

有人说每一丝皱纹都有来历,每一斤赘肉都有出处。那么,长年纪有什么好处?是明白,生命既是逝水年华,那他(她)的每一天都值得无条件的爱与被爱。

骨子里小孩子的胆怯。

办事什么的没有那种大度,就是怕什么,会怎么样的从容。就是生怕别人不给办的样子。有什么的。明明。

不开心时谁都不想理,受苦时觉得谁都应该帮自己自己最可怜。这种心理真是幼稚。是人都应该有同理心,但是人的给予是有限的,人本身是脆弱的。想来,自己也是愚蠢的人,跑不掉各种套路。

      昏昏买了这本《我将前往的远方》,作者郭强生。他写照顾失智的父亲的故事,回忆属于他的“老味道”、“老收藏”,年少至今的晚春秋暮,故乡与异乡。
      他写属于他的“做自己”、“老确幸”、“不老红尘”和“重新计时”,“年过五十之后,我才认识到自己真正拥有的能力,不过就是坚持而已。难关还在持续,悲伤让人安静,我期许一个更清明的自己。”

      我相信人生中有的课题必须在一定年龄之后才能显现。比如三十岁之后的焦虑,时常在我对以后的无明中卷土重来——照着现在的路走下去以后会怎么样,要不要做改变,变成什么样?应该什么样?
      有时难以抵抗,我竟只能弃械投降——被焦虑沉浸如同置身深海。我逐渐放弃忙于用各种事情来搪塞茫然,体察它的存在,我想,既然如此,不如经由它窥探生命混沌中的脉络与轻重困惑的无妨。

     “人生这场戏,演的再卖力,也有落寞的时候。”,“有一种孤独,是因为求之不得;另有一种孤独,是心安理得,专注在认为值得的事情上就好。五十而知天命,不是因为能未卜先知,而是渐渐知道,哪些人哪些事,已经与自己无关。可不可以从现在起,专心求一个自在就好?”作者写道。
      也许时间要够远,才能看明白人生问卷都问了什么,解答方式有多少种。历经为难,才能明白也许在为难处,也可以不求解,安身立命,亦是清明。再走远,又才懂得自己想要的终究不过是内心充盈自在。
      人生这场戏,我想扮演的不过是我自己。

过了很久我才知道,不要去评论,只去看这个世界的美好,就是爱。

相信自己是被爱着,这一点很重要。

焦虑得难受,停不下来

别人怎么样,我是没有责任的。能力有限。不要操心。。。。

家里有一个一会要来找我说几句的姐,搞的我很心烦。。。无法专注。。。

你没有得到爱,认为自己不值得被爱,想保护自己不受伤害,对应外界的态度是我不需要你爱,拒绝,我自己也很好。这种态度下和他人是对立的对峙的,自己也否定了自己好的地方,认为自己不被爱没有那个条件。你要相信自己是值得被爱的,和对方是和缓的,充沛的,对自己内心,是温柔凝视的欣赏的。这种状态下,感觉阳光也在爱着自己。